深夜

深夜梦呓

入秋,天气转凉,细雨为朦胧的夜色添了些迷幻的色彩。

随父母参加了一席晚宴。父母同事家的孩子出国归来,绿卡随身,女友随行,本想着只是朋友间的一场聚会,却被金钱与名利弄得有些凄迷。客套的寒暄,自我优越地显摆,似乎通常是中国酒桌上的一道菜。而那些珍馐佳肴却成了酒的附属品,食而无味。

酒,流传已有千年。流传至今,几乎没有什么它办不了的,它不再是那个用来联系情谊,叙说往事的甘醇,更多的是用来维护名利的尖刃。既然喝酒的目的不纯,那么爆发冲突也是常有的事。
那两个看似哥们的人吵了起来,如若不是有人拦着,那么大打出手也是接下来的必看节目,至于为什么,表面上是其中一个人未喝对方孩子所敬的酒,至于深层原因,我想他们双方是心智肚明。最后,冲突与矛盾平息,但这在宴席中每个人的心中刻下的裂痕,却无法消弥。至于何时再聚,似乎成了迷茫前路的一个未知定数。

我静静的看着,看着冲突下的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,和每个人脸上压抑的笑容,众生平等似乎在这种酒桌上,永远无法实现:座位的安排,敬酒时的次序,敬酒辞的述说,包括夹菜的先后,似乎都有了定数。权势大的人不屑却又惶恐地盯着往上爬的人,往上爬的人同样也是满面不屑,猖狂叫嚣这要将这顶端的人取而代之。

这样的人生终归是索然无味。在名利面前,再辛辣的酒也会甘之如饴。不管是多年同事还是萍水相逢,三杯酒下肚就能够唤一声“朋友”。吃敬酒的人多,吃罚酒的人少,不管这敬酒是饮鸩,还是这罚酒是品醇。

夜已深,名利场上的昏黄迷雾,终会在我的脑海中散尽。一生之中,每人要经历的宴场数不胜数。是尽早习惯,还是抽身而退,取决于自己。连我都说,这以上所写不过是深夜的一声梦呓,是噩梦的一次呐喊,一次控诉。其实我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偏激,毕竟在他人眼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不是吗?

梦终归会醒,来适应这个社会。

评论

热度(1)